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 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

这样的女人,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。 心里打定主意,但是话还没出口,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。 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,“你给我好好说话,要不然的话,就算...

这样的女人,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。

心里打定主意,但是话还没出口,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。

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,“你给我好好说话,要不然的话,就算我表姑婆护着你,我大不了不在这家呆了,我也要把你腿打断。”

看着高扬那恶狠狠的眼神,张半仙微微一颤,连忙点头。

而边上的杨玉萍则是心头一暖,越发的?#19981;?#36825;个表外甥了。

“啥事啊,半仙,怎么鬼哭狼嚎的,小扬,你在这里干嘛,快走,别妨碍半仙做法!”李贤英狠狠刮了高扬一眼,这事关老陈家的传宗接代的事情,可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高扬并没有搭理表姑婆,而是看着张半仙怎么说。

张半仙犹豫了一下,接着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神色,他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耳朵,一脸严肃的对李贤英说,“?#20185;?#23376;,你家媳妇儿这情况比较特殊,我?#35805;?#27861;了。”

李贤英一听,那还了得,直接拖住张半仙的手,“不行啊,半仙,我们家就指着她这肚子传宗接代呢,你可得想想办法,一定要想想办法。”

说着,李贤英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张半仙的口袋里。

这一幕看的高扬心里很是感触,这四百块钱表舅打工最起码一个星期,就这样送给张半仙了,好?#19968;錚?#26469;钱真快!

此时,高扬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跟张半仙干的想法。

“?#20185;?#23376;,我也不瞒你说,我刚刚看到你家这高扬的面相啊,当场吓了一跳,嚯!是天官下凡的面相,可了不得呢!”

张半仙这一惊一乍的动作,加上脸上夸张的表情,一下子就把李贤英给蒙住了。

“啥玩意儿,这小子是天官下凡?#20426;?#26446;贤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,“半仙,你怕不是看走眼了吧,这小子从小就身体不好,哪里像什么天官。”

张半仙见李贤英不信,顿时拉下脸来,“你懂什么,天官下凡是要经历磨练的,要是不经历磨难,怎么修成正果呢?#20426;?/p>

听张半仙这么一说,李贤英一脸恍然大悟,“对,对,半仙,你说的对!”

李贤英立马转身紧紧握住高扬的手,一脸虔诚,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凶悍的样子,“小扬,这个忙说什么你都得帮,你不能看着我们老陈家绝后啊。”

看着表姑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,高扬心里一软就答应了。

让高扬没有想到的是,这张半仙倒是说话算话,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第二天就离开村子,而?#19968;?#20250;留给自己两样礼物。

高扬倒是不在乎张半仙什么时候走,只要这老杂毛不要再来找自己杨玉萍就?#23567;?/p>

“小扬,既?#35805;?#20185;说了你是天官下凡,你就给你舅妈好好看看。”李贤英等张半仙一走,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。

房间里高扬跟杨玉萍面面相觑,高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,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杨玉?#32423;来?#19968;个房间了,而?#19968;?#26159;表姑婆把自己关在里面的。

“小扬,你是不是故意的?#20426;?#26472;玉萍假?#21543;?#27668;,嗔怪道。

“你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看……”

“什么误会不误会的,你之前也?#30340;?#34920;舅不行,现在张半仙?#30340;?#26159;天官,你表姑婆也信以为真了,要是再怀不上,肯定要赶我走了。”说着杨玉萍眼眸?#30171;梗?#19968;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

“这个我再想想办法吧。”高扬想要安慰杨玉萍,但是一时间也没辙。


杨玉萍这时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脑门,嗔怪道,“半仙都说了你是天官下凡,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。”

高扬本来想?#30340;?#26159;张半仙在下车,但是仔细一想杨玉萍说的话,心中猛地一动,难不成杨玉萍想要跟我……

不,不行,她是我舅妈,我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。可是,可是要是杨玉萍不怀孕的话,就要被赶出家门,这也不行!

就在高扬心中纠结的时候,杨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扬,“小扬,你之前说舅妈长得好看,是不是都是骗舅妈的?#20426;?/p>

“不是的,我没有骗舅妈……”高扬连忙解释,这时候杨玉?#23478;?#19981;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了,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了下来。

“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,昨晚上偷看的时候怎么胆子那么大?#20426;?#26472;玉萍轻轻一笑,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。

这一句话,算是直接把高扬点燃了,他一咬牙,心想杨玉萍都已经这样表态了,自己要是在不动手岂不是辜负舅妈的深情?

高扬一把将杨玉萍摁在床上,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。

杨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扬推开,但是浑身?#27604;?#30340;她,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。

高扬直往杨玉萍身上凑,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钻,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。

“不行,小扬,不能这样……”

杨玉萍越是求饶,高扬越是激动,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。

“我知道你想要,表舅不能满足你的,我来替他满足你!”

高扬拿开杨玉萍护着的小手,然后在她疯狂的拒绝中,直接朝她那伸了进去…

“表舅妈,没事的,你不说谁都不知道,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!”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,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。

半推半就间,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,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。

幸福来的太突然,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。

“高扬,你干啥,赶紧把裤子穿起来,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。”杨玉萍俏脸通红,秀色可餐。

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,他已经忍不住了,今天必须要?#22836;牛?#20182;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,然后……

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,“婆婆,你赶紧让我进去,我妈肚?#29369;?#30340;不行,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。”

“这可不行,小扬正在忙呢,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,呸,不是那个意思,你看我老糊涂了……”

门外的声音,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,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,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,哪有放弃的理由。

“小扬,别弄了,外面有人呢。”杨玉萍心里害怕,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,不让他进来,“好小扬,舅妈明天给你好吗,我真的怕。”

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,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,匆忙?#29436;?#20043;后,穿好了衣服。

“啥事啊?#20426;?#39640;扬一开门,发现?#36276;?#31449;着两人,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,另外一个则是陈秀琴的女儿张秀秀,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。

“高扬,赶紧跟?#19968;?#21435;,我妈肚?#29369;邸!?#35828;着,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。


张秀秀今年十九岁,个子高挑,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,穿着白色的短袖,身前的已初具规模,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。

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?#20498;?#24352;秀秀,但是张秀秀她爸是村文书,自认为高人一等,根本看不上自己,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,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,这让他很不爽。

“你妈肚?#29369;郟?#21435;看村医啊,找我干什么?#20426;?/p>

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?#39029;?#31168;琴,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。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,他心里十分不爽,当即就回了一句嘴。

“你!”张秀秀气得一跺脚,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,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,高扬可是天官下凡,?#20154;?#21385;害多了,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,以至于肚?#29369;劬腿?#22199;着找张半仙,不找医生。

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,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,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,“小扬,我错了,你快点跟?#19968;?#21435;吧,我妈?#20054;?#31561;着呢。”

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,心里那个暗爽,于是?#39318;?#20026;难的点了点头,然后让张秀秀?#28982;?#21435;,自己马上就到。

张秀秀一走,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,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,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,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,自己要是跑过去,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?

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,陈秀琴肚?#29369;?#25214;张半仙干嘛,这?#19968;?#38500;了装神弄鬼之外,好像没听过会?#23614;?#21834;?

带着疑问,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,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。

张半仙光棍一个,住在村头的破庙里,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,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。

“哟,天官来了啊,赶紧坐。”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,立马堆起了笑脸。

“行了,都没人看见,别捣鼓你算命那?#20303;!?#39640;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,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,“陈秀琴那婆娘肚?#29369;?#25214;你干什么?#20426;?/p>

“小扬,你还别不信,你真是天官的命相,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,但是……”

“行了,先不说这个了,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,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。”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,直接让他自己去。

“别,天官,哦不,小扬,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,还有一件是这本书,你要是能读懂了,大有作为。”

张半仙说着,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,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,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。

“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,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?#20426;?/p>

面对高扬的疑问,张半仙只是笑笑,说?#20154;?#21435;了才知道,反正不是什么坏事。

时间紧急,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,连忙揣着这本破书,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。

此时刚过了晌午,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,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,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,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。

“你终于来了。”张秀秀站在?#36276;冢?#19968;见高扬来了,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,“妈,高扬来了。”

“赶紧让他进来,哎哟……”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,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,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。

带着疑惑,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,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,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,这根本就不是病了,而是……


??

“放开我。爱夹答?#23567;?#22905;虚弱地开口。??

她背对着他,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被他的灼-热融化,逸出红唇的拒绝,竟然像是饥渴的柔软娇yin,她的体内波涛汹涌,连神智都有些朦胧了。??

?他把她的胸-罩扯了下来,上衣拉链完全敞开,将她娇美的身躯往后抬起,让她的背部紧紧抵住他的胸?#29275;?#28796;热的坚、挺隔着薄薄的裤子,在她的粉臀之间摩擦着。??

她要陷落了~她所有的骄傲和高傲的自尊,都在这张?#24717;?#24471;意的俊脸下消失迨尽!??

他强健的男Xing身躯散发出无形的强烈you惑氛围,属于他的男xing气息包围了她,缠缠绵绵、缱绻不息……??

可是,仅仅是因为他的无耻诱-惑、他的邪魅不羁???

心底有一个声音却在告诉她,挣扎不过的,不过是一个字。??

她微弱的挣扎着,被他翻转过来,满怀chun色顿时一丝不落地暴露在他面?#21834;?#22312;他灼热的注视下,她急忙用?#30452;?#36974;掩住胸前的丰腴白希。??

但是,他握紧她的手腕,将那双素白可人却有些碍眼的双手移开。??

她羞惭的闭上眼睛,听到他的喉结蠕动的声音。??

“啊……”她来不及轻呼一声,胸前被温暖湿热包围。他的唇舌落在她的丰盈上,将那轻轻颤抖的粉红色?#29420;?#32435;入口中,轻咬着略呈粉红色的肌肤时,徒然来袭的快-感像?#24651;?#19968;样击中她,让她连呼吸都不能。??

她的大脑此刻一片空?#20303;??

她在期待么……??

他的手往下滑去,滑过她平坦柔软的小腹,手指勾住了她的内-裤边缘……1avMt。??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在发抖,她不确定自己是真的不要,还是……??

申?#21709;?#30340;难耐很明显,他的喘息变得?#36125;伲?#36824;是这句话……夏?#21834;?#20004;年了,你就不能诚实地说一次,你也想要吗?#20426;的?#20063;想要我……要我亲近你……最亲近……”??

他吻着她的?#29420;?#20877;用力。??

痛的夏岚紧紧地抱着他的头,纤长的青葱十?#24178;?#28145;地插-入他柔软的发丝中,将他的脸紧紧的按在自己柔软滑嫩的胸口,咬紧下唇,才没有发出声音来。1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他的手指缠绕在她的内=裤边线上,极尽耐心地爱抚着她,隔了一层薄薄的衣物,一遍又一遍地揉搓着她胸前的饱满,直至那?#35272;?#32780;诱人的?#29420;伲?#22312;他手心里绽放、绽放、再绽放……??

这样热烈而极致的撩-拨,夏岚又怎么抵挡得住呢?她已经彻底迷离了,只是,小嘴里还模糊不清地呢喃着,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??

他重又勾起她的下巴,俯身就给了她一记缠绵的热吻,修长的?#25345;?#21364;刻意地扫过她胸前那两朵颤抖的嫣红?#29420;伲?#40657;眸里有一蔟蔟的幽光在?#20102;福?#23453;贝儿,真的不要吗?#20426;??

她还没有回答,他又突然一把推高了她胸前的衣服,一口含住了她胸前的粉红?#29420;伲??

夏岚尖叫一声就要去推他,却被他轻而易举地躲了过去,反而一把握住她的手,放肆地在自己掌心里揉搓着。压低她的身子,他掐着她纤细的腰身,将她的小腹向自己身下压去,笑道:“可是,它想要,想要极了……”??

他下身的那团坚硬正顶着她的小肚子,热热大大。她扭过头,羞赧地说不出一句话来……??

他修长的指尖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滑入她的裙底,搜寻到那一处温暖馨香,夏岚被他的动作吓得一个激灵,下意识地夹紧.双腿,又去抓他的手——17281785??

“宝贝儿,乖,把腿张开——”他邪魅的声音在不大的车厢里扬起,他眼底闪过一抹浓烈的情yu,他抓着她的手指,一起油走在她体.内……??

他指间滚烫的?#38706;确?#36807;她的柔软,似乎让她得到了极大的滋润与爱抚,倏然闪过的激烈快-感,由他的指间窜入她的体-内,让她发出难以?#31181;?#30340;娇yin。浓郁的yu望,在他和她的指间?#37027;?#25402;立绽放……??

申?#21709;?#25265;着身上的小人??

儿转了个身,让自己的坚.挺直接抵在她身后,夏岚可羞愤了!??

开着然有绝。这个姿势,他那根硬硬的东西顶着她,根本让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!??

她在他身上扭动了起来,“不要!”??

可是,申?#21709;?#24050;经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了!??

他用力地擒住了她的腰身,“别动——”??

她不知道,她在男人身下的扭动,会让他更加的情yu悖发!??

于是,申?#21709;?#24525;不了!申?#21709;?#19968;把撩起了她的裙摆,扒下她的内=裤,又伸手去拉开自己的裤链——??

夏岚紧紧地按住了自己的裙子,试图阻挡他的入侵,申?#21709;?#23519;觉了,抓起她的双手摁在胸前,竟是一把扯掉了她的裙子,只听见“嘶?#30149;?#19968;声,裙摆裂开了好大一条缝,她哀嚎了起来,?#21543;覦响鰨?#20320;疯了!待会我怎么下车见人?#20426;??

申?#21709;?#27492;时哪顾得上她见不见人?以长指探索到她下面的洞口,便?#40763;?#22320;抓着自己的小地弟送了过去,挺身,进入她体内,他舒服得呻yin出声,“啊……”??

夏岚羞愤满脸躁红,她想从他的钳?#23110;?#20986;自己的手来,却被他抓着一起握住了自己胸前的丰盈,“真软、真舒服……”??

她怒骂道,?#21543;覦响鰨?#20320;下=流!”??

身下却猛地一股重力冲上来,她尖叫了起来,“啊……”??

耳边,却响起他坏心的讽笑,“你乖一点,我就温柔点……”??

“无耻!”她的话音?#24597;洌?#20307;内又是一记奋力深入,“啊……”??

无耻的申?#21709;?#36824;卑鄙地咬着她雪白的粉颈,热气直呵得她浑身颤抖,“舒服吗?#20426;??

她不理他,他便放轻了力道,在她体内缓缓地放送着,直?#20102;?#30340;身体渐渐地放?#19978;?#26469;,体内越来越灼热。??

而她的小脸也渐渐地迷离起来,他才松开了她的双手,从她一左一右地腋下探到她胸前,宽厚的两只大手分别握住了她的两朵?#29420;伲?#19968;边恣意地揉搓着,一边带着她的身体上下活动着,一下又一下地套着他的坚?#30149;??

夏岚这时候已经没意识去反抗了,他的力道很?#25163;校?#29992;力之余又不会让她感到疼痛,她慢慢地也有了愉悦的感觉……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申?#21709;?#23519;觉出她这微妙的转变,将她放平在座椅上,一手拉高她的一只腿,斜斜地挺入了她体内,这个姿势太深入,夏岚忍不住又痛哼了一声,“嗯……”??

申?#21709;?#20415;在她体内停止了下来,耐心地等待着她疼痛的感觉消除,直到她眉头上的紧蹙慢慢地松开,他才俯下身子,吻住了她红肿的双唇,身下慢慢地抽动了起来……??

他滚热的双唇却不满足于只撷取她口腔内的甜蜜,而是慢慢地滑了下来,顺着她柔滑的雪白粉颈,一路迤逦到了她高耸的胸前,??

他再次推高她的衣物,俯下脸,吻住了她敏感的朵尖,一阵颤栗的快-感瞬间划过她的全身,夏岚承受不住这莫大的欢愉,情不?#36234;?#22320;拱起了腰身,小嘴里无意识地低-吟,“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??

申?#21709;?#29233;极了她这?#20174;Γ?#19968;边忘情在她体内驰骋着,又戏?#23454;?#19968;再吮-咬她的粉红?#29420;伲?#23453;贝儿,?#19981;?#21527;?#20426;??

夏岚浑身su软得说不话来,只能以?#29992;?#30340;呢喃回应他……??

申?#21709;?#36234;来越热,被激情的yu望焚燃得浑身似火,额头上滑下了大颗大颗的?#24618;椋?#21487;是,他却一点也不想要停下来!??

他抱起夏?#29240;?#26032;坐到他身上,让她光-裸的雪背贴着他的前胸,他?#19981;?#36825;个姿势。这样,他可以握住她胸前的两团丰盈,还可以一边吻着她漂亮的脖子,身下的动作也可以同时进?#23567;??

她侧过脸来捕捉到他的薄唇,不知是情动还是泄愤地咬他一口,当然,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送上来的香吻,逮住了,便狠狠地深吻了下去……??

后来,大概是咬痛了她,她整个人便扭身过来抓他的脸,却被他一手翻转过她的身子,校成一个半跪着的姿势,他抓住她浑圆的俏臀,将自己的坚硬挤了进去,她便“呜呜呜”地叫了起来,?#21543;覦响鰨?#20320;混蛋!快放开??

我……”??

该死的!他竟然让她像一条小狗似的趴在他的后座椅上,任他胡作非为!??

最重要的是,这个姿势太过深入,她疼得厉害。??

申?#21709;魅?#24456;兴奋,几次想要抽身出来,?#21254;?#26087;抵不过沸腾的yu望,他抓住她的浑圆猛地一个冲-刺,疼得夏?#25226;?#27882;都快掉下来了,他才浑身一阵痉-挛似地抽-搐,继而在她体.内播洒下一股灼.热而黏.稠的液体……??

事后,申?#21709;?#28385;足地抱着夏岚一起躺在了后座的真沙椅座上,形成一个男下女上的姿势,他身下的灼-热已经全?#28212;头?#20102;,却还是念念不舍地赖在她的里面,??

一双大手也念念不舍地停在她胸前的一对饱满上,有一下、没一下地揉搓着,粗砺的指腹不时还重重地捻一下她的ru尖,害她疼痛地惊呼,又伸手往后去推开他的身体,“走开啦!黏死了,我难受——”??

淋漓尽致的一场欢爱,让两个人的身上都冒出了黏腻的?#39038;?#22799;岚素来爱干净,受不了自己身体这样的感觉。1??

申?#21709;魅?#19981;满意她语气中略显嫌恶的“走开”二字,握紧她胸前的一对丰腴,一上一下地颠着,作状还要再激烈地冲-刺一番……??

夏岚哭笑不得地去推他,“别闹了,申?#21709;鰨?#37117;已经软了,我不怕你……”??

申?#21709;?#19981;悦地在她的浑圆上重重地掐了一把,挺翘的丰-臀细腻而光滑,在他的指腹下滑过一丝美妙的触感,双手扣住她的小蛮腰,往自己的腹下推进了一些,有些吓唬她地哼道,“软了就不怕我了,是吧?信不信,我马上又叫它硬起来……”1avMk。??

夏?#21834;?#21679;咯”地笑了起来,“信你才怪!你刚做完,哪?#24515;?#20040;快能硬起来?别闹了,快放开我?#30149;??

她在他的身上不依地扭动着,却不料又勾起了男人的情yu,埋在她体-内原本已经软了的男xing特征,又生龙活虎地坚=硬了起来,直抵-进她身体的最深处!17281776??

男人灼-热的气息直喷薄在她雪白的颈后,不怀好意地去咬她敏-感的耳垂,“宝贝儿,你说,我现在是软的,还是硬了呀?#20426;??

变-态!这魂淡一定是精-虫?#30701;?#30340;!要不然,怎么会一转眼的工夫,又昂首挺胸地坚=硬如铁了!??

夏岚吓得花容失色,嘴唇不安地嗫嚅着,“别——别——申?#21709;鰲?#21035;再来了——”??

拜?#26657;?#22905;下面到现在还一直隐隐约约地疼痛着,呜呜呜……他是想要弄死她吗?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耳边传来男人一记忍俊不禁的笑声,“别怕,这次我温柔一点……”??

夏岚满脸黑线了:刚才,他也说,如果她乖一点,不乱动的话,他就会温柔一点,结果,他还不是把她弄得反趴在椅座上,剧烈地进攻她吗???

申?#21709;鰨?#20320;的话一点可信度也没有!??

身后的男人已经在她的体=内律-动起来,开始还算温柔,一点一点地深入、挤进,直抵到她最柔软的地方,也不猛烈地索取,而是贴着她的大.腿.内.侧,慢慢地磨擦,一进一后地在她体-内晃动着……??

意外的是,这种温柔的攻势似乎更要命???

她竟然觉得自己体-内源源不绝地涌上一股强烈的快-慰,潮涌、凶猛地惊涛拍岸,令她?#30475;?#21505;吁,一次又一次地着迷、沉沦……??

申?#21709;?#23519;觉了她的异样,越发地攥紧了她的要身,将自己更深地推进她身体,越来越深,她便越来越软,越来越热……??

直至感觉包裹着自己的那一片柔软,轰然爆-发出一股灼热的熔浆,她尖叫一声,整个人虚软地?#32536;乖?#33258;己怀里……??

申?#21709;?#25165;咬着她吐气如兰的小嘴,极是色-情地问了一句,“宝贝儿,你这么快就se了?#20426;??

夏岚窘迫得紧紧地闭上了双眼:真是太耻辱了!她万万想不到,他突然一变的温柔,竟然会意外地刺激了她的高cao!??

老天爷,你赶道一?#35272;着?#27515;我算了!呜呜呜……没脸见人了!??

申?#21709;?#31361;然又重重地捏了一把她的丰-臀,?#21543;?#26679;儿!这有什么好丢人的?这是我的骄傲!你应该做的是要感激我,只有我才能令你这样满足,对不对?#20426;??

对个P!都是他这个色-胚,把她也给带坏了!??

申帅纳闷了:我se我自个儿的女人,哪里坏了???

后夏他她?#22330;?#29233;夹答列亳不犹豫地,抱紧某人su软的娇躯,又是新一轮的翻云覆雨、如胶?#30772;幔?#30452;到她再也受不了,一迭连声地喊?#35753;?#20182;才放过她,猛地冲-刺了好几??

下,引领着她再一次攀上那种极致的欢愉之颠……??

(囧~。申帅,你是要彻底害我?#36824;?#36827;小黑屋吗?我不想写肉,不要写肉啊,你不要再来sao扰我的思路。╮(╯▽╰)╭。)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一股浓郁的气息?#33268;?#22312;密闭的车厢内,连续两度的激烈芸雨,让夏岚筋疲力尽,有气无力地瘫?#20054;?#21518;座上,申?#21709;?#24050;经风度优雅地穿好衣服,似笑非笑地拿眼角来睨她,“宝贝儿,你要不要再来试一次,我到底是软的,还是硬的?#20426;??

(⊙o⊙)。夏岚已经两眼含泪了,“硬的、硬的……”??

申?#21709;?#36825;才爱怜地抚过她光-裸的雪?#24120;?#30475;把你累得,嗟嗟嗟——我都心疼死了!”??

某女控诉的眼神泣血般地咂来,?#21543;?#26469;!”??

他要是真的心疼她,怎么会连做她两次?分明就是猫哭耗子假惺惺!??

申?#21709;?#21448;是?#24717;?#33633;漾地笑了笑,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是下午四点了,这一下午的时间全花在这女人身上了!??

回到公司也是临近下班的地间,倒不如把工作带回酒店去做好了。??

这样一想,他体贴地帮她穿起了衣服,打算带她回酒店清洗一下。??

虽然车里开了空调,可是,这次的运动量过大,身上的确是有一股不太舒服的黏腻?#23567;??

刚帮她把裙?#29369;?#19978;,却非常汗颜地发现,自己把她的裙摆一直到大-腿-根部都撕坏了!申?#21709;?#24596;怔地默哀了一会儿,便给特助打了电话,让他叫人送来一套女?#21834;??

?#36824;?#22810;久,夏岚就听?#25509;?#20154;在外面敲车窗的声音,申?#21709;?#23558;车窗按下了一条缝,伸手?#36739;?#31383;外的时候,夏岚看见他的特助好奇张望的眼神,不禁有些懊恼,等到他接过衣服,关上车窗时,便气不过在往他大-腿上拧了一记!??

痛得申?#21709;鰲斑小?#22320;惊呼一声,“干什么??#37145;鼻?#22827;啊!”??

夏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“什么亲夫,我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!”??

申?#21709;?#23601;不高兴了,“是因为他吗?#20426;?#21448;神经?#23454;?#25235;起她的左手来瞅,看到上面空空如也,才有些纳闷地问道,“你什么时候摘下的?#20426;??

夏岚忿忿地摔开他的手,“什么他不他的?因为要出席晚会,荣先生给我?#24613;?#30340;。这不,晚会结束了,我?#33151;?#19979;来了——”??

申?#21709;?#20426;逸的脸孔便溢出浓浓的喜悦,“其实,你不用太含蓄向我表达爱意的,我不怪罪你刚才?#37145;鼻?#22827;的过错了。”??

夏岚一连赏了他好几个大白眼:自以为是的大变-态!她摘下荣先生给的戒指,也不等于是对他表达什么爱意吧?亲夫就更是太过了!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可是,申先生还是很高?#32781;?#25447;住她的脸,在上面响亮地亲了一口,才推开后座?#24471;拧?#19979;车,关上?#24471;?#20043;前,又探进半颗脑袋来,“快穿好衣服,一会儿带你去个地?#20581;!??

夏岚瞥了他一眼,伸手?#33151;コ得?#30340;把手,蹭地一下用力关上,差点把申?#21709;?#30340;脖子卡在门上,幸亏他闪得快。申帅躲过一劫,犹是心有余悸地摸着自己的脖子,“哎,夏岚,我没得罪你吧?对我这么狠——”??

夏岚将车窗按下一条缝,“我也没得罪你啊,你害我旷职了一下午,还把我……”??

后面的话,她实在说不出口了,不?#20154;?#22238;话,赶紧又关了车?#21834;?#23601;见申?#21709;?#22312;车窗外?#24717;?#28385;面地笑了笑,不晓得自言自语地说了句什么。??

随后,又从身上取出电话,不知给谁打的,虽然脸色是温和的,但是神情间不难看出有几分的志得意满。??

夏岚看了一会儿,便伸手去翻出刚才申?#21709;?#30340;特助递进来的购物袋,打开来就看见一套OL套装的?#32435;?百褶短裙,样式?#22681;?#24180;白领们很青莱的一款,咖啡色的立领雪?#26576;纳?#19979;,是一条藏青色的百褶短裙,看起来,非常的优雅而?#26029;?#27668;质。??

夏岚很快就换好了衣物,申?#21709;骰乖?#21069;座把着?#36739;?#30424;,她便按下前后座之间的那?#39286;?#33394;玻璃窗,问他,“你要带我去哪??

里?#20426;??

申?#21709;?#22238;头,笑米米地丢下了一句,“我住的酒店。”??

夏岚突然想起了他上次曾经跟她说过的“蜜月套房?#20445;?#23567;脸可怜兮兮地,?#21543;覦响鰨?#25105;今天真的不行了……”??

车子到了申?#21709;?#19979;榻的四季酒店,夏岚?#27492;?#27515;地抓住前座的椅?#24120;?#35828;什么也不肯下车!??

“我不去!申?#21709;鰨?#25105;真的不要去——”??

她还记得,昨天晚上,他也是一脸不怀好意地问她,“要不要上他酒店的房间去坐坐?#20426;?#36824;说,他是故意订的蜜月套房,就是?#24613;负?#22905;一起住进去的。1??

可是,她才不要!?#21543;覦响鰨?#25105;又不是你的妻子,也不是你的女朋友,我不要去你的房间!”??

申?#21709;?#36328;上车来,扳开她的双手,脸上还笑得如沐?#24717;紓?#37027;你说,你是想做我老婆,还是做我女朋友?#20426;??

夏岚想也不想就立即答道,“两个都不要!”??

“都不要?!”申?#21709;?#30053;微提高了音量,不悦地?#19978;?#30524;前?#20054;?#22859;力挣扎的女人,“夏岚,你敢再说一遍?#20426;??

矮油,某人生气了!??

可是——??

夏岚委屈地撇了撇嘴,“那,我连一朵花都没有收过你的,为什么要做你的女人?#20426;??

申?#21709;?#25361;了挑眉,“就只是这样?#20426;??

夏岚却更委屈了:什么叫做“就只是这样“?这是很?#29616;?#30340;事情,好吗?#21487;?#20808;生你根本就没有追求过人家,她为什么要做他的女人嘛!??

申?#21709;魅葱表?#30528;她问道,“那我送了你花之后,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?#20426;??

夏岚眸光?#20102;?#20102;一下,“明天你再送。所以,我今天还不能去你的房间。还有,你抓得我的手好痛,快放开我——”??

申?#21709;?#20381;言放开她的时候,她?#24597;?#24847;地抿了抿,一边揉着自己吃痛的手腕,一边作出一付“孺子可教”的欣慰模样,“这还差不多!想要追女朋友嘛,那是一定要温柔体贴一点的。”??

孰?#24076;?#30003;?#21709;魅?#21448;突然张开双臂按向前座的椅?#24120;?#19968;下子将她圈锢在双臂和椅?#25345;?#38388;,“那你现在是同意去我的房间了?#20426;??

夏岚白希的脸孔蓦地抽了抽,敛下眸光,?#20102;?#20102;又?#20102;福?#37027;个,申先生,你不是说了,明天送了?#19968;?#20043;后,再谈这个问题吗?#20426;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申?#21709;?#20063;俯下了脸来,直到凑上她绯红的樱唇,“你好像在怕我?#20426;??

夏岚的眸光就?#20102;?#24471;更厉害了:他这不是在说废话吗?她的确是在怕他,怕他再对她禽兽不如啊!刚才在车上已经做了两回了,他还想把她骗进房间做多少次,?#36276;?#25918;过她,谁又会知道???

为了避免惨案发生,她当然是能逃就逃、能躲就躲啊!??

趁着申?#21709;?#19968;个不留神,她突然就用力地推了他一把,忙不迭地跳下车子,就奔向了马?#20998;?#38388;——??

伸手去?#36764;瞥?#36710;的时候,看见申?#21709;?#22312;后面追上前,又生气地吼她,“夏岚,给?#19968;?#26469;!”1avMk。爱夹答列??

她急得不停地跺脚,“司机大哥,拜?#26657;?#24555;点开过来!”??

总算是有好心的?#30629;?#36710;司机听到了她内心?#36764;?#30340;呼喊,?#29240;?#28316;”一声,在她面前停下车,夏岚飞快地拉开?#24471;牛?#36339;上了车,“快!快开车!……”??

司机先生被她催得赶紧踩下油门就奔了出去,后座上的夏岚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……??

回头,看见申?#21709;?#27668;呼呼地在后面干瞪眼吼她,“夏岚,给我抓住,你就死定了!”??

夏岚摇下车窗,笑吟吟地冲他挥手,?#21543;?#20808;生,别忘了,明天要给我送花哦,bye-bye!”??

申?#21709;?#20197;二指掠过额角的碎发,嘴角慢慢地噙起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:小样儿!明天给你送花,还得看你心情好不好,再决定要不要收下我的花,要不要当我的女朋友,是不是???

他慢慢地直起腰?#32781;?#21018;才,跑得太快,气有点喘。缓过一口气来,他才摇头轻笑,他只不过是想要叫她上去洗个澡而已,这女人跑那么快干什么???

不过,申帅,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?就没有动过一丝鸳鸯共浴的邪恶念头吗???

申帅:作者,我要抗议!你们女人的思想真的是太不单??

纯了!我像是那么色-情的人吗???

夏岚:像!绝对像!他搞女人最厉害了!??

申帅?#28023;?#24594;了!)夏岚你这个死女人!我就要搞你!除了你,我谁都不搞!??

众读者:好啊、好啊!申帅,你就狠狠地搞女主吧!我们爱看!??

作者:?#21834;??

亲们,咱矜持点,好吗??#33945;?#24069;收敛点,我其实很不乐意?#36824;?#23567;黑屋的,望天ing~~。子四我好住。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夏?#23433;?#24819;看一下时间,习?#21661;?#22320;伸手摸向旁边的座?#21804;?#21364;什么也没有摸到。她愣了一下,好一会儿,才想起,中午自己是被周秘书临时拉出去的,她离开公司的时候,包包和?#21482;?#37117;还留在办公室里呢!??

她想了一会,就问前座的?#30629;?#36710;司机,?#25170;?#38382;,现在是几点了?#20426;??

司机瞅了她一眼,漠然地答道,“16:37。”??

快五点了,公司就要下班了!??

夏岚于是报了公司的地址,让司机载她到那里去,又有些心急地催促道,“司机先生,能再快点吗?#20426;??

司机又瞅了她一眼,默默地加快了车速,总算是在50分左右的时候赶到了金兴大厦,她匆忙就要推开?#24471;?#19979;车,却发现后座的?#24471;?#34987;锁上了,司机先生公式化的声音在前座响起,“?#24653;换莨耍?#19968;共13块钱。”??

夏岚郁结地抚了一记前额,“司机先生,我在这里上班,你让我先上去拿了我的包包,再来付你钱,好吗?#20426;?7281776??

可是,一板一眼的司机先生却坚持,一定要先付了?#30629;?#36710;的费用,?#36276;?#35753;她下车,不然,就要载她到警察局解决。??

夏岚正急得不知如?#38382;?#22909;,司机先生才在前面好意地递给她一支?#21482;?#19981;过,我可?#36234;?#25105;的?#21482;?#32473;你打电话。”??

还真的是好令人感动的好意!夏岚气结,但还?#22681;?#36807;了电话——??

脑海里在一一地过滤公司里各个同事的号码,最终还是因为不太确定而改拨了公司的总机,里面随即响起总机小姐甜美的声音,“您好,欢迎致电金?#24605;牛?#32445;约总部),我们的工作时间是周一至周五,上午08:00AM—05:00PM……”??

夏岚又按下了荣雪的内线号码,不曾想,荣雪竟然不在座?#21804;??

她想了想,这才拨了荣耀的内线,小声地嗫嚅道,“荣先生,你能不能借我二十块钱?#20426;薄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荣耀很快就下了楼,给夏岚付了?#30629;?#36710;的费用,她这才能下了车,因为觉得有点丢脸,她是低着头,跟在荣耀身后走进公司的。??

她伸手按下员工电梯的上升键,荣耀蹙了一记眉头,伸手,就拽了她,一起进了总裁专用电梯。??

密闭而狭窄的空间内,她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身体缩到了角落,依旧低着头,不敢看向身旁那具高大昂藏的颀长身躯,在她心里,荣先生依旧是最耀眼的星光,高高在上的遥不可?#21834;??

可是,她今天?#20174;?#26368;俗套的方式,让她的星光屈尊向前台的Anna借了二十块。??

还记得荣先生拿着钱包的N多张闪闪发光的金卡、以及那一张张面额100以上的大钞递给?#30629;?#36710;司机,却被拒绝的情景时,看见荣先生那张黯然晦涩的俊脸,她就好后悔打了那个电话。??

最后,还是她让荣先生跟Anna借钱,才?#32922;?#20102;?#30629;?#36710;的费用。??

她真是太没常识了!像荣先生这样出身显身的贵公子,身上怎么可能会?#24515;?#20040;零碎的钞票???

她忧怨地呻yin了一声,就听见荣耀浑厚中透着郁闷的声音,“刚才,我是不是让你更失望了?#20426;??

夏岚微微一愣,“怎么会?是我的失误,荣先生跟我们小职员的身份不一样,您又不需要用零钱……”??

却听见荣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“这些年,一直都是宝珠和周秘书在帮我??

打点……”??

夏岚?#39740;?#20302;声道,“你放心,申总不会为难梁董事的,他那个人,就是说说而已。”??

荣耀却回过头来看着她,“她说,要把她名下的股份无条件地转让给你,她已经签过字了。”??

夏岚吓了一跳,连忙表态,“不,我不能要……”??

荣耀没有说话,冷峻刚毅的脸庞映在铁白色的电梯墙内,越发地显示出这个男人硬朗的线条。??

夏岚踌蹰了好一会儿,才怯生生地道,“其实,荣先生应该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,她是要跟我买一个保?#31232;??

夏岚踌蹰了好一会儿,才怯生生地对眼前那个硬朗坚毅的男人道,??

“其实,荣先生应该也明白梁董事的意思,她是要跟我买一个保?#31232;?#29233;夹答列她太害怕我抢走她心里的那个人,也是想要在那个人的心里赢得一点分数。只是,这完全没有必要。我不会给她任何?#20449;擔?#25105;也不会要她的一分钱。至于荣先生要怎么处理,我并不?#34892;?#36259;。”??

她口中的“那个人?#20445;?#33635;先生应该知道是谁才对。因为想给上司留几分薄面,夏岚故意没有说出荣耀的名字。岚?#24551;?#30333;买。??

荣耀怔怔地看着眼前那张俏白娇美的脸蛋,如此玲珑聪慧、?#24179;?#20154;意的女子,他当初怎么会以为,她会甘愿为他跨出道德的底线呢???

佳人依旧陪伴在身边,他的心里却有一股?#31181;?#19981;了的疼痛漫上心头:他从来不知道,仅仅只是短短的一天,原来便是要用漫长的一生来?#22836;?#20182;!??

夏岚,如果,如果我能早一天遇见你,我是不是就不用只做你眼底的那一颗遥不可及的星光???

夏岚,如果有下辈子,你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生份疏离地唤我“荣先生?#20445;?#26159;不是就可以让我做你心?#24515;?#19968;份“可遇而不可求”的美好???

他的眸光幽深得厉害,炽热的火焰却分明从深不见底的潭底一蔟蔟地涌上来——??

夏岚僵硬着身体,蓦地拧开脸去,?#22235;?#26469;,她从来没觉得自己做错,这一刻,却深深地感觉到他的伤痛,是她太残忍了吗???

可是,荣先生,已经迟了!太迟了!我的心太小,容不下两个人。??

幽闭的空间内,莫名地氤氲开一抹尴尬而沉默的气氛,笼罩在两个人的心头上,?#24651;?#30008;的。??

时间,?#36335;?#36807;得特别的缓慢,缓慢得她盯得眼都酸了,?#36276;?#21040;门边上不断变幻的数字,好不容易才抵达财务部的所在楼层。??

电梯*门一开,夏岚便轻轻地颔首朝荣耀致意,快步走出了电梯——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刚走进财务部,推开审计室的门,背后又传来一阵敲门声,夏岚条件反射般地转过身去,就见到一脸?#25970;?#30340;梁宝珠立在门外,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,语气颇是沉重地对她说,“夏岚,你看一下,没有意见的话,就签字吧!”??

夏岚眸光?#20102;?#20102;一下,刚才,她已经在电梯里听荣先生说过了,所以,心里明白梁宝珠要给她签字是什么东西。爱夹答列??

她抬眼,对上梁宝珠灰败的眼神,嘴?#33108;?#36807;一丝嘲弄的笑意,?#20658;?#33891;事是想替自己的良心赎罪呢,还是想要从我身上获得什么?#20426;??

梁宝珠脸上还是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,??

“夏岚,我知道,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了,才会起了歹念加害你的。都怪我不好,被周秘书唆-使了……但是,我真的是知错了,荣耀说他不想再见到我,我已经无路可走了,我只希望他能看在我诚心悔改的份上,还肯?#27809;?#27426;?#23436;?#26342;见我这个妈妈……”??

她说着,泪水突然就夺眶而出,抽抽噎噎的样子,让夏岚心里也有些酸酸的,只是,想起那一晚,她就那样狠毒地将自己抛在那个?#39135;?#29482;耳的男人身下,她又有些恨意难消,??

?#20658;?#33891;事,你不要怪我,我真的做不到那样圣?#31119;?#20570;不到以德报怨那样崇高的节=操。所以,我既不会帮你在荣先生面前说半句好话,我也不会要梁董事的股份,因为,我说过,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——”??

她强迫自己狠下心来,自古有言,有些人能害你一次,就能害你第二次。她要是心软了,最后再受伤的,还是只能是自己。??

不想,梁宝珠哭着、哭着,突然竟一下子跪在了她面前,??

“夏岚,求求你,把荣耀还给我,好吗?不管你要什么,我都会答应你的!除了公司的股份,我在纽约还有好几处房产,如果你想要,我都给你,好不好?还有,我爸爸的公司里?#19981;?#26377;我的股份……”??

夏岚狠狠地拧开了脸去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一向傲慢无礼的梁宝珠,变?#19978;?#22312;这个卑微的样子,她的心也有些莫名地难受。??

她虽无心害伯仁,可是,伯仁却是为她所害。??

想到她?#33151;??

先生六年同床异梦的婚姻,她突然觉得,像梁宝珠这样光鲜靓丽的女人,其实却是多么地可悲!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她的声音夹着一丝模糊的哽咽,??

“你错了!梁董事,我的原谅,你?#20204;?#26159;买不到的,我要的,只是你的良心。而荣先生要的,也不是你高贵的出身,富足的金钱。他想要的,不过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美好感情。??

你爱不爱他,我不知道,可我知道,你从来没有用心地去读懂他,否则,你不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而是要汲?#39563;杂?#22320;努力维持住,你曾经在他心中的最美好……”??

不想再看见梁宝珠那张泪水涟漪的脸,夏岚从抽屉里拿出自己的包包,便冷着脸走出审计室,脸转向外间的办公区,不带感情地请梁宝珠离开她的办公?#25671;??

因为很多的审计资料是需要保密的,夏岚每天离开办公室,都必须锁上门,以免泄露了公司的机密文件。??

梁宝珠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随即走出了审计室,立在门边,看向夏岚的神情之间依旧有所恳求,“夏?#21834;??

夏岚只觉得,自己的心摇摆得厉害,习惯了看着梁宝珠?#28212;?#32780;张扬的脸孔,这样柔弱的她,让她觉得自己有些不近人情。??

可是,又觉得自己无法原谅她那一晚的做法,如此?#22191;紜?#22914;此龌?#28023;?#27599;每想起那一幕,自己都恶心得受不了!不报复已经是她的最大?#25302;蓿?#26753;宝珠再奢求也是枉然。17357813??

正为难之间,包包里却发出了一阵悦耳的来电铃声,夏岚恍若遇到了?#35753;静藎?#30768;”地一声,关上办公室的门,便从包包里取出?#21482;?#19968;边朝梁宝珠挥手告别,一边走出财务部,自顾自地讲起了电话,“喂,哪?#21804;俊??

“喂!是夏岚吗?#20426;?#23545;方的声音似乎有些生气,夏岚却觉得有些耳熟,再看一眼来电的号码——刚才,因为梁宝珠的关系,她几乎都没有看来电显示就按下了“接听?#34180;??

上面?#20054;?#19981;停?#20102;?#36339;跃的三个字,却让她白希的俏脸上瞬间染上笑意,“若若,怎么是你啊?稀客、稀客……”??

没有发觉,身后的梁宝珠盯着她走远的背影,眼神里掠过了一丝极复杂的深沉晦暗……?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??

给夏岚来电话的,是她在英国留学时同?#21834;?#21516;寝室的好友——冷若玲。也是和她同一天进入金?#24605;?#22242;的闺蜜。??

这些年,虽不是天天联系,可是,两人的感情却一直很好,若玲也是这些年来,唯一一个知道她对荣先生心意的人。??

这一刻,接到若玲的电话,夏岚心中真是百感交集。1aPyJ。??

还记得,若玲曾经一付肯定十足的口气地对她说,“我觉得,荣先生一定也是?#19981;?#20320;的,不然,他不会用那样灼热的眼神来看你。”??

她笑她是不靠谱的神-婆,“怎么可能?荣先生刚刚新婚——”??

“白痴啊你!像他们那种有钱人,都是商业联姻的,能有什么感情?荣先生一定也是被?#24179;?#23130;的,他的婚姻不幸福,他不爱那个女人,你看不出来吗?#20426;??

……??

也许,潜意识里,她也知道,若玲说的是对的。却不是她想听的。??

听到若玲娇声怒斥了一句,“你才弱呢!我叫玲玲!再叫我弱弱,我就揍你!”??

夏岚又觉得,到了嘴边的诉说yu望突然没了,?#23700;?#22238;过神来,才故意巧笑盈盈地问道,“你突然打电话给我,该不是要给我发喜帖吧?#20426;??

其实,她倒希望是这样,她也许就没那么愧疚了!想当年,她?#33151;?#29618;一起进的公司,也一起被外派到不同的国外分公司,本来还以为是总部?#36132;?#22905;们的能力,没想到竟是荣先生刻意而为之。??

虽然现在也能想像到,荣先生当时是有多难受,才会连若若也容不下。??

只是,可怜若若也跟着她同一命?#32781;?#39128;泊了这么多年,身边连个贴心的男朋友也没有!??

话筒那端的女子却是一?#24230;?#36291;得乐不可吱的样子,“?#39286;?#20010;还要更叫人兴奋!岚妹,我被调回总部了!”??


声明:本网?#33285;?#25552;供的信息仅供?#24944;?#20043;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• 发表于 2019-05-28 21:23:42
  • 阅读 ( 69202 )
  • 分类:两性生活

你可能?#34892;?#36259;的文章

相关问题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mn89mn01
mn89mn01

9 篇文章

作家榜 ?

  1. 金荣财经 221 文章
  2. 金荣中国340 218 文章
  3. 金荣中国 200 文章
  4. foxit2world 152 文章
  5. 金银?#24471;?#26131;场行员 110 文章
  6. ?#32509;?#22825;上 40 文章
  7. 大小 39 文章
  8. 香港金荣中国 38 文章
非常幸运送彩金
麻将游戏外挂制作 吉林时时彩计划 4056棋牌游戏app 重庆时时彩注册送38元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记录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1千炮捕鱼棋牌游戏厅 广东11选5微信娱乐群 腾讯小编通过什么赚钱 pk10最牛5码定位 福彩三d开奖结果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pk10预测 足彩有一个必胜公式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福利彩票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辽宁省11选五遗漏号